长春要闻

20161128zxf013.jpg

心系飞天梦 十年磨一剑

  ——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家骐做客本报会客厅

  

  做客嘉宾:王家骐 光学仪器专家,教授,中国科学院院士 对话记者:揣晓倩 张鑫多 畅言话题: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奋斗之路

  

  王家骐与团队成员一起测试“神舟六号”相机。 长春光机所供图

  

  “神舟六号”对地观测有效载荷,于2005年获得圆满成功,标志着我国载人航天技术取得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胜利。 长春光机所供图

   

  宇航员在太空行走。(来自网络)

  王家骐是我国航天工程应用系统空间分系统设计师,长期从事大型光学精密仪器设计、空间对地图像信息获取技术研究及总体误差理论分析。他参与了我国“神舟五号”“神舟六号”等重大载人航天工程任务,取得了多项填补国内空白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,为我国光电事业发展和国防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。他主持研制的科研成果,多次获得国家级重大奖项。

  宽大的书桌上,一摞摞的书籍文件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,多而不乱;一旁并排摆放着两台电脑,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文件列表;在另一侧的黑板上,还残留着前几天课题组讨论时画的球体草图,旁边的公式写得工工整整……这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家骐的办公室。就在这间办公室里,今年已经78岁高龄的王老,兴奋地与记者谈起了自己的工作与生活……

  神舟冲天 震撼世界

  一件普通的格子衬衫,外罩马甲,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,满头银发。没有人介绍,谁都不会把眼前这位78岁邻家老人与“神五”“神六”联系到一起。

  坐在集科研、学习、教学、办公、会客功能于一身的王家骐院士的办公室里,质朴的环境让人安静、沉浸。听王老讲高精尖科技,也是那般云轻风淡。

  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,让神州大地迎来科学的春天。改革开放40年来,我国航天科技发生巨变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科技创新突飞猛进,一批技术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

  在科学的春天里,王家骐已然是一名中国光学领域的“生力军”。1940年出生于江苏苏州的他已经在东北深深地扎下了根,1963年,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考取了中国科学院长春光机所的研究生,从此在这个“中国光学的摇篮”里成长为一名从事高精度光电精密仪器研制的科技工作者。

  “上个世纪60年代末,我在王大珩、唐九华先生等老一辈科学家的指导下,同时主持研制两个型号的弹道导弹光电瞄准仪,一个为陆上型号、一个为海上型号。仅用两年时间就研制成两台陆上型号弹道导弹光电瞄准仪样机。1976年,我主持该型光电瞄准仪的正样研制,使其功能和性能进一步提高。”

  在科学的春天里,王家骐在科研的道路上心无旁骛地一路前行。1982年,由他主持研制成功的海上型号的潜地弹道导弹光电瞄准仪样机,参加全系统的海上试验,经受了严酷的海试任务,命中靶心。

  1992年,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,在科学实验任务中规划两台光学遥感载荷任务,王家骐成为项目的负责人。当时,所里的科研条件十分有限,他带领的科研团队经常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,常常是攻克一道难题,紧接着又会迎来新的难题。

  神舟冲天,震撼世界。伴随着“神舟五号”“神舟六号”载人航天飞船的上天,王家骐的名字享誉了整个航天界。“长春光机所负责的是飞船的应用系统主载荷,从设计、研制到检验、试验,整个过程都由我们完成。”王家骐说,它凝结着长春光机所几代科研人员的心血,得益于国家、吉林省及长春市方方面面的支持,尤其是和他一起苦熬了多年的课题组科研人员,他们的付出一样多。

  老骥伏枥 壮心不已

  在王老的办公室里,摆放着一台用来做仰卧起坐的健身器材。

  “我每天都做仰卧起坐,每次能做二三十个。俯卧撑我也能做。”王老骄傲地说。

  身体好一点、动手能力强一点、数学功底实一点、物理概念清一点、空间想象能力强一点,这是王家骐给研究空间科学的科研工作者们提出的五个要求,其中“身体好一点”排在最重要的位置。“做科研有时候需要十年磨一剑,必须把剑磨锋利了,少磨一下都不行。所以科研工作者一定要有个好身体,身体健康才能头脑清楚,头脑清楚才能在科研中坚持下来。”

  尽管已经78岁高龄,王家骐耳不聋、眼不花、腿脚麻利,心率、血压一切正常。他仍然坚持每天做大量的科研工作。

  “我现在正研究的是数学模型,研究它是为了让‘吉林1号’拍摄的图像色彩更饱满、分辨率更高、成像质量更好。”原来,王老的最新“兴趣点”在“吉林1号”上!

  王老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里的模型图给记者看。“卫星在运行的状态下,地球也在转动的状态下,那么,怎样能把照片拍清楚,我们需要测算。卫星的大小、速度、方向因素都需要考虑进去,这样才能够使卫星在运动过程中拍出的照片像静态时一样清晰。”

  在王老的电脑里,装满各种文档、PPT,甚至是数学模型的编程软件,“玩电脑”——王老可谓驾轻就熟。

  “这些都是我一个字、一个字敲上去的。”王家骐指着一篇满是运算符号和公式的Word 文档对记者说,“我从来没有助手,自己从事的工作一般人干不了,而能干的人,跟在我一个老头子身边又耽误了人家,所以一切都是自己来。”

  传播科学 甘为天梯

  经济实力是基础,没有经济实力,就没有科技成果。改革开放40年,王老目睹了祖国的发展和强大,也看到了国家对于科学和科学家的尊重。

  “李克强总理曾经对我说过,中国的科学研究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领域从‘跟跑’变成了‘领跑’。”

  “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鞭策,别的领域都‘领跑’了,你的领域怎么样呢?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努力奋斗,让越来越多的领域都能在国际上‘领跑’,为祖国的经济、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贡献。”

  如今的他仍然坚持每周工作六天,带领着青年科研人员攻克新的技术难关,甘作一部助力年轻人攀登的天梯。

  王老还积极投身社会活动,认真履行一名科研工作者的社会责任。

  今年5月,王家骐院士现身小学生的科普讲堂,把自己多年来的科研心路化作一堂生动有趣的科学课,引发了小学生们对光学研究的兴趣。“我非常愿意跟娃娃们互动,他们提出的很多问题也提醒了我,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,还有很多领域是我应该多关注的。”王家骐说。

  当有的小学生问他:“搞科研苦吗?”王老慈祥地回答:“搞科研就是要能吃苦,当你把科研当成爱好,就不会觉得苦。每当我们攻克了一个科研难题,我们的心情就和生意人在数钱的时候是一样的。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!”

  这样一席话,会在蒙童的世界里埋下多少科学的种芽啊!

心系飞天梦 十年磨一剑

  ——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家骐做客本报会客厅

  

  做客嘉宾:王家骐 光学仪器专家,教授,中国科学院院士 对话记者:揣晓倩 张鑫多 畅言话题: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奋斗之路

  

  王家骐与团队成员一起测试“神舟六号”相机。 长春光机所供图

  

  “神舟六号”对地观测有效载荷,于2005年获得圆满成功,标志着我国载人航天技术取得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胜利。 长春光机所供图

   

  宇航员在太空行走。(来自网络)

  王家骐是我国航天工程应用系统空间分系统设计师,长期从事大型光学精密仪器设计、空间对地图像信息获取技术研究及总体误差理论分析。他参与了我国“神舟五号”“神舟六号”等重大载人航天工程任务,取得了多项填补国内空白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,为我国光电事业发展和国防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。他主持研制的科研成果,多次获得国家级重大奖项。

  宽大的书桌上,一摞摞的书籍文件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,多而不乱;一旁并排摆放着两台电脑,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文件列表;在另一侧的黑板上,还残留着前几天课题组讨论时画的球体草图,旁边的公式写得工工整整……这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家骐的办公室。就在这间办公室里,今年已经78岁高龄的王老,兴奋地与记者谈起了自己的工作与生活……

  神舟冲天 震撼世界

  一件普通的格子衬衫,外罩马甲,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,满头银发。没有人介绍,谁都不会把眼前这位78岁邻家老人与“神五”“神六”联系到一起。

  坐在集科研、学习、教学、办公、会客功能于一身的王家骐院士的办公室里,质朴的环境让人安静、沉浸。听王老讲高精尖科技,也是那般云轻风淡。

  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,让神州大地迎来科学的春天。改革开放40年来,我国航天科技发生巨变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科技创新突飞猛进,一批技术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

  在科学的春天里,王家骐已然是一名中国光学领域的“生力军”。1940年出生于江苏苏州的他已经在东北深深地扎下了根,1963年,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考取了中国科学院长春光机所的研究生,从此在这个“中国光学的摇篮”里成长为一名从事高精度光电精密仪器研制的科技工作者。

  “上个世纪60年代末,我在王大珩、唐九华先生等老一辈科学家的指导下,同时主持研制两个型号的弹道导弹光电瞄准仪,一个为陆上型号、一个为海上型号。仅用两年时间就研制成两台陆上型号弹道导弹光电瞄准仪样机。1976年,我主持该型光电瞄准仪的正样研制,使其功能和性能进一步提高。”

  在科学的春天里,王家骐在科研的道路上心无旁骛地一路前行。1982年,由他主持研制成功的海上型号的潜地弹道导弹光电瞄准仪样机,参加全系统的海上试验,经受了严酷的海试任务,命中靶心。

  1992年,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,在科学实验任务中规划两台光学遥感载荷任务,王家骐成为项目的负责人。当时,所里的科研条件十分有限,他带领的科研团队经常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,常常是攻克一道难题,紧接着又会迎来新的难题。

  神舟冲天,震撼世界。伴随着“神舟五号”“神舟六号”载人航天飞船的上天,王家骐的名字享誉了整个航天界。“长春光机所负责的是飞船的应用系统主载荷,从设计、研制到检验、试验,整个过程都由我们完成。”王家骐说,它凝结着长春光机所几代科研人员的心血,得益于国家、吉林省及长春市方方面面的支持,尤其是和他一起苦熬了多年的课题组科研人员,他们的付出一样多。

  老骥伏枥 壮心不已

  在王老的办公室里,摆放着一台用来做仰卧起坐的健身器材。

  “我每天都做仰卧起坐,每次能做二三十个。俯卧撑我也能做。”王老骄傲地说。

  身体好一点、动手能力强一点、数学功底实一点、物理概念清一点、空间想象能力强一点,这是王家骐给研究空间科学的科研工作者们提出的五个要求,其中“身体好一点”排在最重要的位置。“做科研有时候需要十年磨一剑,必须把剑磨锋利了,少磨一下都不行。所以科研工作者一定要有个好身体,身体健康才能头脑清楚,头脑清楚才能在科研中坚持下来。”

  尽管已经78岁高龄,王家骐耳不聋、眼不花、腿脚麻利,心率、血压一切正常。他仍然坚持每天做大量的科研工作。

  “我现在正研究的是数学模型,研究它是为了让‘吉林1号’拍摄的图像色彩更饱满、分辨率更高、成像质量更好。”原来,王老的最新“兴趣点”在“吉林1号”上!

  王老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里的模型图给记者看。“卫星在运行的状态下,地球也在转动的状态下,那么,怎样能把照片拍清楚,我们需要测算。卫星的大小、速度、方向因素都需要考虑进去,这样才能够使卫星在运动过程中拍出的照片像静态时一样清晰。”

  在王老的电脑里,装满各种文档、PPT,甚至是数学模型的编程软件,“玩电脑”——王老可谓驾轻就熟。

  “这些都是我一个字、一个字敲上去的。”王家骐指着一篇满是运算符号和公式的Word 文档对记者说,“我从来没有助手,自己从事的工作一般人干不了,而能干的人,跟在我一个老头子身边又耽误了人家,所以一切都是自己来。”

  传播科学 甘为天梯

  经济实力是基础,没有经济实力,就没有科技成果。改革开放40年,王老目睹了祖国的发展和强大,也看到了国家对于科学和科学家的尊重。

  “李克强总理曾经对我说过,中国的科学研究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领域从‘跟跑’变成了‘领跑’。”

  “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鞭策,别的领域都‘领跑’了,你的领域怎么样呢?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努力奋斗,让越来越多的领域都能在国际上‘领跑’,为祖国的经济、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做出贡献。”

  如今的他仍然坚持每周工作六天,带领着青年科研人员攻克新的技术难关,甘作一部助力年轻人攀登的天梯。

  王老还积极投身社会活动,认真履行一名科研工作者的社会责任。

  今年5月,王家骐院士现身小学生的科普讲堂,把自己多年来的科研心路化作一堂生动有趣的科学课,引发了小学生们对光学研究的兴趣。“我非常愿意跟娃娃们互动,他们提出的很多问题也提醒了我,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,还有很多领域是我应该多关注的。”王家骐说。

  当有的小学生问他:“搞科研苦吗?”王老慈祥地回答:“搞科研就是要能吃苦,当你把科研当成爱好,就不会觉得苦。每当我们攻克了一个科研难题,我们的心情就和生意人在数钱的时候是一样的。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!”

  这样一席话,会在蒙童的世界里埋下多少科学的种芽啊!

    主管: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 主办:长春日报报业集团 长春市信息中心

    邮编:130021 地址:长春市新民大街1002号 联系电话:0431-81890677 吉ICP备05002096号-4